Richmond Acupuncture VA Chinese Clinic

Richmond Acupuncture & HerbsRichmond Acupuncture VA Chinese Clinic

Richmond Acupuncture VA Chinese Clinic

Richmond Acupuncture VA Chinese Clinic

十余年大陆省级中医院临床经验,在中美行医二十余载

 B 女士,55岁,腰痛1周,已服用西药,但无明显疗效。自述腰痛放射至右侧腹沟处,影响睡眠。针灸1次疼痛消失。2年后介绍其先生就诊。

 

S 女士,51岁,右侧面瘫2周,已在他处针灸5次无明显疗效。现右眼不能完全闭合,无额纹,不能耸鼻鼓腮,口唇歪向左侧,人中沟歪斜,右侧头痛。针灸3次后恢复正常。后介绍其先生、外甥及4位朋友前来就诊。

 

B男士,47岁,颈项疼痛7年,有外伤史,近日加重。现右侧颈项疼痛为甚,疼痛放射至右上肢,右手食指麻木,时头晕。针灸3次疼痛消失。

 

B男士,50岁,左肘疼痛9个月,诊为网球肘。现感左肘疼痛,左上肢亦感疼痛酸困不适, 左小指麻木。针灸4次疼痛消失。

 

B男士,55岁,2年前颈部受伤,此后左侧颈项疼痛牵及左肩及左上肢,左肩拘紧不适,上举困难。症状严重时头痛,双手无名指和小指麻木。3月前曾行颈椎融合术,术后症状未见明显改善,影响生活工作。因其姐姐及外甥女均在我处针灸治疗,遂前来求诊。7次针灸治疗后症状明显改善,疼痛显著减轻。

 

B男士,21岁,右肋部疼痛1周放射至右侧腹股沟处,无外伤史。针灸1次疼痛消失。

 

D男士,51岁,腰痛17年。6日前突发腰部剧烈疼痛,疼痛自腰部正中放射至右下肢外侧,右下肢麻木不适,右足第四趾麻木,跛行,弯腰困难,影响工作起居,针灸3次疼痛消失。第二年因右肘疼痛再次就诊,针灸2次疼痛消失。后介绍其朋友就诊。

 

E男士,32岁,颈项上肩背部拘紧疼痛10年,右侧头痛3年。现感颈项上肩背部拘紧疼痛,头痛,头晕,恶心,右侧肢体软弱无力,睡眠欠佳,腹胀乏力,清晨鼻塞流泪。针灸10次痊愈。

 

F男士,34岁,左肘疼痛5周。无外伤史, 上肢活动尚可,针灸3次治愈。

 

H男士,38岁,上肢肩肘腕指指关节游走性肿痛2月。右食指肿胀明显,疼痛影响睡眠。针灸2次,服祛风散寒止痛中药11剂治愈。

 

H女士,30岁,左下眼睑肿胀5日,触痛,口干口苦。针灸1次即愈。后介绍其朋友前来就诊。

 

L女士,25岁,左侧肩胛疼痛半年,左臀部疼痛2周,并感左臀部及左下肢酸困麻木,偶尔左手小指麻木不适。针灸2次疼痛消失。后介绍其三位朋友就诊。

 

S女士,40岁,颈项两侧、右肩背及右下肢剧烈疼痛1周,服止痛西药无效。现感颈项疼痛右侧为甚,右肩背拘紧疼痛,右手刺痛不能握拳,右下肢疼痛剧烈以至难以屈伸,跛行,影响生活工作。针刺6次,服中成药3瓶,疼痛消失。

 

S女士,56岁,双肩冷痛3年,加重5月。现感颈项肩背拘紧疼痛,翻身困难,右上肢后伸受限,腰痛,右下肢膝以下疼痛为甚,时双手麻木,口苦,失眠。针灸治疗3次,服温阳散寒通络止痛中药21剂疼痛消失,功能活动正常。

 

S男士,58岁,颈项剧烈疼痛2个半月,自觉脊柱沉重拘紧疼痛,颈项疼痛放射至右肩部,右食指麻木。医生建议手术,但患者拒绝手术治疗。第一次治疗时因疼痛剧烈以至不能俯卧。针灸治疗3次疼痛消失,后介绍多人前来治疗。

 

W女士,60岁,左臀部疼痛放射至左下肢外侧9月,加重2周。现感左臀部剧烈疼痛放射至左下肢外侧,左外踝疼痛剧烈,左足趾麻木刺痛。针灸治疗4次,服中成药2瓶,疼痛消失。

 

M男士,75岁,肩胛间疼痛1年,加重1月。疼痛剧烈至无法忍受,无法直立, 佝偻而行。针灸1次疼痛消失。两个月后因腰部剧烈疼痛求诊,活动受限,呻吟不止。针灸1次疼痛消失。

 

W男士,39岁,自述因误用化妆品致双下眼睑红肿4月。曾接受西医治疗,瘙痒消失,但红肿无任何改变,整日戴墨镜。针灸3次,服用3瓶中成药痊愈。

 

W女士,19岁,右肩肘疼痛1周,加重1日,有剧烈运动史,右肩活动尚可。针灸1次疼痛消失。

 

Z男士,31岁,右足外侧疼痛8月。MRI检测正常,曾接受按摩·西药治疗,无明显疗效。针灸3次疼痛消失。

 

R女士,34岁,颈项肩背疼痛3年。半年前车祸后症状加剧,物理治疗后效果不显。现感颈项肩背疼痛放射至双上肢,尤以中指疼痛为甚,左手肿胀,双上肢亦感麻木,时头痛,乏力,影响生活工作。针灸9次后痊愈。后因尿频,尿急,尿痛,针灸6次后痊愈。曾介绍其同事前来就诊。

 

B女士,37岁,右肩疼痛1月,有外伤史,右足酸痛不适,针灸1次疼痛消失。后因颈肩背腰拘紧,双手指关节疼痛再次求治,针灸3次疼痛消失。三年后因鼻过敏前来就诊,自述鼻塞流涕咽痒痛咳嗽,针灸5次后症状消失。五年后因右足跟及左足前掌处疼痛求治,针灸3次疼痛消失。曾介绍多人就诊。

 

P男士,50岁,左臀部疼痛放射至左下肢外侧至左上足背2月。曾接受脊椎疗法14次后,疼痛仅减轻2小时。现感疼痛剧烈以至无法忍受,跛行,左下肢拘紧,活动时减轻,休息时加重。第1次针灸治疗结束后,即行走如常。共针灸6次,并服中成药4瓶后痊愈。

 

L女士,33岁,尝试怀孕1年,但未成功。未做任何西医检查,要求中药治疗。服药5剂后受孕,足月顺产一男婴。

 

H男士,77岁,左足背剧烈疼痛1日。局部肿胀,拄杖而行。16年前曾有类似病史。针灸治疗1次痊愈。5个月后因双肩疼痛求治。就诊时自述双肩疼痛,右肩为甚,腰部亦感疼痛,针灸治疗1次疼痛消失。1年后因右膝内侧肿痛,行走困难再次就诊。针灸治疗2次疼痛明显缓解。1月之后,因坐骨神经痛前来治疗,疼痛剧烈,行走困难,经3次治疗后疼痛消失。

 

P女士,31岁,胃痛3年,脐周亦感疼痛,乏力,眩晕,心悸,刷牙或吐唾沫时,口腔内出血。针灸治疗1次及服用中成药1瓶后,症状消失。半年后因外感就诊,针灸治疗1次后痊愈。10个月后因早孕妊娠呕吐前来治疗。恶心呕吐,乏力,头痛,治疗1次痊愈。后带其夫、女儿、儿子及5位朋友就诊。

 

R男士,27岁,颈肩腰背疼痛3年,双上肢亦感疼痛,针灸4次后疼痛消失。

 

R男士,53岁,左臀部疼痛1月,颈肩背疼痛拘紧疼痛多年。侧踢腿时疼痛不适,久坐亦感疼痛,双下肢拘紧不适,放射至腹股沟内侧,针灸8次后疼痛消失。

 

P男士,27岁,颈项肩背拘紧疼痛6月,疼痛放射至双上肢,活动颈部时不适,针灸3次后疼痛消失。

 

P男士,35岁,右肘疼痛2月,现感右上肢酸困无力,右手麻木,右拇指无力,影响生活和工作,针灸3次后疼痛消失。

 

P男士,29岁,患过敏性鼻炎5年,每逢年春季则鼻塞,喷嚏,流清涕,双目瘙痒,面颊压迫感。因朋友介绍前来求治。针灸2次,服中成药1瓶,症状消失。第二年春季上症再次出现,针灸1次症状消失。

 

P男士,56岁,双足疼痛10年,右足为甚,近日加重,针刺1次疼痛消失。半年后,右足疼痛复发,针灸2次后疼痛消失。

 

S女士,41岁,剧烈腹痛3日。前日急诊,各项检查正常,医生未做任何处理。现下腹剧烈疼痛,呻吟不已,腹胀闷,乏力,头痛头重,自觉身体发热,哭泣而入。针后疼痛即消失,1次治愈。

 

M女士,34岁,胃胀闷不适3日,恶心,纳呆,大便溏,有进食油腻冷物饮酒史。针灸1次痊愈。后介绍朋友前来就诊。

 

A女士,45岁,右侧面瘫7年,自述右侧面颊无力,可闭眼,张口时口唇歪向右侧,针灸4次治愈。

 

M男士,49岁,右肩剧烈疼痛2周,疼痛放射至右上肢左侧及手指,右手指麻木,不能平卧,轻度颈肩背拘紧疼痛,影响睡眠,针灸4次后疼痛消失。

 

M 女士,26岁,外感二周,恶风发热,清晨吐白痰,下午干咳,轻度咽痒,口干,鼻塞,前额疼痛,气短乏力,纳呆,扁桃腺肿大1度,针灸1次治愈。

 

M男士,51岁,双足底疼痛5年,曾行封闭治疗无明显疗效,针灸3次后疼痛消失。

 

N男士,52岁,右腰痛6周,无法弯腰,功能活动受限。针灸2次后疼痛消失。

 

R男士,49岁,前额疼痛9日,左侧面颊有振动感,左耳高调耳鸣,睡眠欠佳,针灸1次,并服中成药1瓶疼痛消失。后介绍其朋友前来就诊。

 

R女士,31岁,面瘫5日,闭目不紧,不能皱眉,耸鼻,鼓腮,口干口苦,左耳疼痛,对声音敏感,左眼流泪并有少量黄色分泌物。针灸治疗10次痊愈。

 

Y女士,50岁,左下肢凹陷性水肿3个月,局部皮肤发红瘙痒,皮温高,双足背皮肤色素沉着,服用中药清热利水,7剂痊愈。

 

H男士,43岁,右下肢外侧疼痛20余日,自觉左下肢拘紧不适,无外伤史,针灸治疗1次疼痛消失。

 

C男士,26岁,坐骨神经痛1周,疼痛剧烈不能弯腰,跛行,针灸治疗3次疼痛消失。

 

F女士,34岁,颈肩腰背疼痛3年,有车祸史。现感上肩背拘紧,头痛,针灸治疗1次疼痛消失。第二次复诊诉左下腹疼痛,右侧腰痛,尿血,口干口苦,医生诊断为肾结石。针灸治疗1次并服中成药1瓶后疼痛消失。两年后因乏力,入睡困难,食后腹胀前来求治,针灸3次治疗后明显好转,遂返原籍并介绍其朋友就诊。

T先生,34岁,夫妇曾尝试怀孕1.5年未果,西医检查精子畸形,患者诉腰痠痛。针灸4次,服中成药4瓶后,西医再次检查精子正常。

D 先生,50岁,右膝剧烈疼痛肿胀3周,跛行。局部灼热色红,触痛强阳性,已见西医,服用解热镇痛及激素类药物无效。针灸3次后红肿热痛消失,行走自如。一个月后,右足大趾 患痛风,疼痛剧烈1周,局部灼热色红,触痛强阳性,跛行,夜晚无法入眠。针灸3次并服用中成药2瓶后疼痛消失,行走如常。

L先生,44岁,双肩疼痛1年,尤以上举双上肢时为甚,颈项及上肩背拘紧不适,否认外伤史。针灸2次疼痛消失,颈肩背活动自如。

L女士,24岁,上肩背腰痛6年,轻度颈项疼痛,四肢亦感疼痛不适,双手足麻木,睡眠欠佳,尤以入睡困难,乏力。针灸2次颈肩腰背疼痛基本消失,双手足麻木及乏力亦消失,睡眠好转。

M女士,30岁,曾尝试怀孕1年,各项西医检查均正常,丈夫检查亦正常。经针灸7次治疗及服用中成药后怀孕。后介绍多位朋友前来治疗。

M先生,25岁,嗜睡4年。极度乏力, 无法工作,影响正常生活,西医诊断为嗜睡症。服用西药后病情略改善,但每日仍觉乏力,且每三月大发作一次,每次发病时整日整夜睡眠,极度乏力,双下肢沉重疼痛,尤以腓肠肌处疼痛为甚,无力行走。其母亲朋友曾经来我处因患病经治疗而痊愈, 故介绍M先生前来治疗。针灸3次治疗及服用中成药4瓶后痊愈。

Chen先生,40岁,右足 痛风1周。疼痛剧烈,跛行,触痛强阳性,无法工作,影响正常生活起居。针灸3次治愈。

L先生,47岁,右腰痛1年放射至右下肢。腰痛以夜间为甚,影响睡眠,须服止痛药。针灸2次治愈。

P 女士, 23岁, 左侧面瘫2日。刻下左侧面部麻木,左眼不能闭合,无额纹,不能耸鼻蹙眉,鼓腮无力,口角歪向右侧,鼻唇沟歪向右侧,轻度口干。针灸7次痊愈。

Y女士,36岁,右膝疼痛4周,加重1周。3周前足月剖腹产一健康男婴。现感右膝剧烈疼痛,功能活动受限,局部无肿胀,皮温正常,皮色无改变。针灸1次并服温阳祛风活血养血中药3剂后痊愈。

S先生,49岁, 后院剪草时不慎接触有毒植物1周,前胸壁腹部,四肢及双足剧烈瘙痒,无法入眠,局部均可见密集水泡 ,四肢红肿灼热疼痛,皮肤变硬,自行搔抓后下肢皮肤溃烂,局部皮肤色暗红,可见多量黄色水样分泌物,可明显看出下肢皮肤已感染。针灸4次并服用清热解毒止痒中药汤剂21付后痊愈,仅留皮肤色素沉着。告知患者无需担心皮肤色素沉着,约半年至1年将会自行消失。

S 女士,31岁,曾尝试怀孕1年未果,自感乏力,针灸4次并服用补气养血中成药6瓶后成功怀孕。后介绍多位朋友前来治疗。

L 女士,28岁, 患多囊卵巢综合症及肠激惹综合症11年,曾服多种西药及手术治疗无明显疗效,相反出现严重脱发,无月经,乏力,体重增加至200磅有余,并经常患泌尿系感染之疾,甚为苦恼。经28次针灸治疗及服用多瓶中成药后,月经及二便正常,乏力消失,减重105磅。

L 女士,24 岁, 曾练习体操8年,故多次受伤。经常上肩背及腰痛6年,轻度颈项疼痛,近日加重。因同事曾在我处治疗,故推荐其前来一试。经针灸2次治疗后大效,疼痛几乎全消,甚为惊讶。

B 先生, 45岁,右下肢疼痛5年,颈项肩背腰部疼痛2年,时右手麻木不适。经针灸及中成药4次治疗后, 疼痛大部分消失。

B 女士, 24岁,患子宫内膜异位症8年,两侧腹及腰痛,经期加重,每月须服止痛剂,经针灸4次治疗及服用温阳活血化瘀中成药后,病情明显缓解,无需服用止痛药, 基本痊愈。

H 女士,患肩周炎3月。左肩疼痛剧烈,功能活动受限,左上肢无法上举及后伸,已行物理治疗无显著疗效,西医建议手术治疗。经朋友介绍前来一试针灸治疗。经5次针灸治疗及服用温阳通络止痛中药汤剂10付后,疼痛消失,功能活动正常而痊愈。

B 女士,60岁,18年前行腰部手术后出现左臀部疼痛放射至左下肢及左足外侧,左下肢亦感拘紧不适,影响睡眠,心情欠佳,现已服用麻醉止痛药6月,仍感疼痛,影响正常起居。左下肢后侧可见大片皮肤色素沉着,因长期自行采用热敷止痛烫伤局部皮肤。 经针灸 12次治疗及服用中成药2月后,疼痛消失,临床痊愈。

C 先生, 29岁,面颊色红如酒醉状5年。嗜酒,自觉面部灼热,瘙痒,面部油脂分泌较甚,头屑亦多,每日饮啤酒6瓶,喜夜生活。因身为音乐人士,须登台演出,甚觉面部不雅,要求治疗。经针灸治疗2次及服用清热解毒化痰中成药4瓶后,面部皮肤明显改善,灼热瘙痒消失,头屑明显减少。嘱戒酒及减少夜生活以防止复发。

G 先生,43岁,左侧腹股沟处疼痛11年。自述弯腰时感左臀部痠困并放射至左腹股沟,时左侧腰痛。针灸治疗2次并服用4瓶中成药后, 上述症状消失。

 

 

里士满中医诊所

www.AcupuncturistWang.com,  admin@acupuncturistwang.com

English

临床案例

临床论文

联络我们

繁体版